作者:郑济民  文章加入时间:2018-11-04 20:45:02 浏览数:604
【龙音】音色·味道·神采——陆春龄笛艺“三宝”

 

【编者按】该文来源于《笛艺泰斗陆春龄》专辑(香港龙音制作公司2018年制作出版)。

《节日舞曲》现场演奏视频:v.qq.com/x/page/i077788lrlq.html


 

 略谈陆春龄的笛子艺术 

郑济民

 

 陆春龄先生

 

    得悉龙音殿堂系列今年即将推出恩师陆春龄影音特辑,主事耀宗兄知我甚得陆老器重,八十年代已获陆老亲书推许为真正魔笛传人。邀我为特邀编辑,并献上一些手头珍藏资料。鉴于本人虽为陆师之嫡系传人,奈何才疏识浅,更早已隐居山林。现根据本人数十年追随陆师左右所见所得,略述陆氏笛艺法宝三绝:

 

一、音 色

 

    声音是有色彩的。中国的笛子,主要是由竹子制作而成,不同材质的竹子,加上不同工艺师的手工制作,而形成的笛子亦具有各自不同的音色:更加奇妙的是:有时,同一支竹笛,由不同的人来演奏,却可吹出截然不同的音色,这主要是由于演奏者运用的口风、口劲及指法的方法不同而造成的。中国笛界四位代表陆春龄、赵松庭、冯子存、刘管乐的笛子音色是显然不同的。俗话说:萝卜青菜,各有所爱;有人喜欢杨贵妃的饱满;亦有人却钟情赵飞燕的轻巧。环肥燕瘦,各花人各眼。 

 

陆春龄老师演奏的笛子音色具有特别的陆派音色:甜美、温暖、飘逸,就象江南的春江水粼粼,碧波荡漾;时隐时现,变幻莫测,令人着迷。要想学会陆派笛艺,首先就要下功夫研究陆派音色,学习和掌握其独特的口风、运气及指法。而不能囫囵吞枣,想当然地用千人一面的方法吹笛。君不见:陆老不仅在其四、五十岁时笛艺登峰造极,风靡海内外。即使在他七十岁、八十岁高龄却依然宝刀未老,运指如飞、气口精微;甚至九十岁后,依然如春蚕吐丝,笛声不绝。对比其他笛家,一旦步人花甲,气力衰退,气口松散,运指迟钝而力不从心。这其中必有他吹法之奥妙之处,妙处难与君说!有心者自有心得。 

 

二、味 道

 

  早在1962521日,中国最权威的报纸《人民日报》上曾经刊发一篇报道《喜听魔笛试新声》,介绍陆春龄及其笛派的笛艺:吹得那样的流畅,而且一听便能感到:这正是陆春龄笛子的味道

 

如今的笛界,台上台下,校内校外,着重技巧,卖弄花俏,很少人再提味道了!

 

何谓味道?喜欢喝茶的朋友们大都知道:中国茶之所以区别于白开水和西洋的咖啡可乐之类饮品,贵在茶有着自己不可取代的味道。而名茶之中,又有红茶、绿茶、白茶、黑茶、岩茶等多种分类;云南的普洱、福建的铁观音、武夷山的岩茶、杭州的龙井、福鼎的白茶……各有各的味道,入口沁心,感觉完全不同,并非市面普通速冲袋泡茶所可取代与混淆。

 

而当今的中国艺术界,许多艺术门类,给搞成了千人一面。当年的郭兰英、王昆、才旦卓玛……各有不同的味道,即使你闭着眼睛,一听就可明显分辨出自何人腔调;但如今有许多著名歌唱家如果你不看视频,可真难分辨出自何人之口了,因为:唱法给统一了!

 

艺术,本来就应该百花齐放、和而不同,一旦靠行政手段或地位悬殊去人为地制造统一,那就失去了艺术的真正价值,成批生产的只是工艺品而已。

 

凡是研究、学习书法的朋友也都了解:自汉魏以降,经唐宋元明清,历代至今,每个朝代都有其出类拔萃的代表人物,而能够流传至今的,一定是那些深入传统中学习与消化之后,写出自己风貌的书法家。大凡千人一面者,早已淹没在二王的汪洋大海之中了!

 

我的童年是听着陆春龄先生的笛声长大的。陆先生的笛曲,谱面看似简单,但真正能吹出其中味道甚难!

 

陆先生出身贫穷,7岁开始拜师学艺,从小在江南丝竹环境中浸淫熏陶,笛子成为他手中的绝活1952年,他受命与其他四位音乐名家在上海组建上海民族乐团的前身上海民间管弦乐队,步入专业艺术工作者队伍,担任中国文化传播使者,走遍大江南北,笛声飘扬在五湖四海七十几个国家地区。现年97岁高龄的一代宗师,堪称国宝级艺术家。能够在十亿人口的大国芸芸众多的笛子名家之中鹤立鸡群,绝非一蹴而就的易事。陆春龄的笛艺早在20世纪60年代已经形成自己独特的风格,其风格基础是建立于上海地区蓬勃的江南丝竹沃土之上,他完全掌握了江南丝竹的清雅精细,灵活多变的演奏特点,他至今仍能源源不绝倒背如流随心所欲地演奏江南丝竹八大名曲。加上他个人刻苦钻研与不懈努力,他非常考究口风的虚实控制,以及指法上的精细多变。在江南丝竹基础上提升与发展出独具一格的演奏手法。从他的笛管中流淌出来的,是那水灵灵的特有甜美音色,松透圆润又轻微淡远,加上他那神奇多变的颤音、赠音、送音、叠音、打音、指震音等等特色指法,形成了他那独特的陆派味道。从某种角度而言:你若没有在传统江南丝竹团队中泡过,仅靠看谱视奏,是根本无法真正领略陆先生笛艺之奥妙所在的!

 

由于他的出身及文化背景所限,陆老确实很难能将他的所有演奏特点及风格在他出版的谱面上作非常精细与规范的标记与说明。他曾在20005月应邀来加拿大演出时,邀我能空出三个月时间,陪他一起写出这些东西,但我至今也不敢轻易应允。因为这其中有许多妙处难以言说!其实,这也正是中国许多传统文化的奥妙精深之处:诸如传承千年的古琴乐谱一样,有许多指法神韵,并非谱面所能囊括。只有登门人室,受耳提面授,方得正宗:吹管乐器更需气力,还须在乃师精壮体沛之年,追随左右经年,方窥精髓。绝非靠沾名沽誉,登门客套指点一二曲,即以为窥见全豹,借以招摇过市,实则隔墙看花,盲人摸象而已。

 

演奏陆老的笛曲,千万不能只是照谱吹谱,必须脚踏实地,老老实实,潜心研究学习,否则肯定是吹不出陆春龄笛子的味道了。

 

本人有幸数十年追随陆老身边,甚至有段时间抵足而眠,共晨起练功,精心笔记,始得三味。记得在2007年上海陆春龄从艺80周年纪念音乐会中,当我演奏完回后台见陆老和陆师母时,师母高兴地拥抱我说:济民,你吹的太象陆老师了!我如果不是看到是你在台上吹,闭起眼睛来听,一定以为是陆先生在吹哩!

 

三、神 采

 

记得20074月,我在加拿大,陆老先后三次打长途电话来催我回上海参加他从艺80周年的师生音乐会,并要我在研讨会上作重点发言416日,在世纪公园的研讨会上我发言之后,我的好友、著名胡琴演奏家、中国音协副主席闵惠芬对我说:你把我心里要讲的话,都先讲了。我问她:有何心得?闵说:她年青时进上海民族乐团后发现,陆老在舞台上特别有光芒,他一出台,全场重心自然就落在陆老身上。她经过长期仔细观察,从中学会不少东西。

 

的确,陆老的生命是属于舞台的,在任何情况之下,只要他操起竹笛,缓步走上舞台那一刻,台下就已掌声雷动,一曲奏罢,更是零舍不同!这种光芒,绝非一般演奏家所能事,这也许是所谓陆老基因中的磁场效应吧!

 

在我数十年间与陆老近身相处的日子里,我一直观察和研究与学习陆老。我曾不下十次地邀请陆老到香港、加拿大及海外地区同台表演,从实践中贴身研习陆派笛艺与舞台表演艺术,略记如下:

 

19823月,我首次在香港举办独奏音乐会,陆老亲自撰写《大器早成》一文在香港大公报上发表,以龙井茶借喻我吹笛的味道,向香港听众推荐介绍我向他学习的经历与评价,给我予莫大支持。

 

1988年我在香港中乐团协办“陆春龄从艺60周年音乐会”,三场全满,每场都掌声雷动,加奏二、三首,欲罢不能!陆老那出神入化的笛艺和璀灿的舞台神采,深深感染了香港许多听众。

 

1992年,陆老又应邀赴香港参加亚洲艺术节,轰动香港乐坛。

 

1993年,陆老应我邀到港参加三代同堂敬老夜筝笛和鸣音乐会,并与台湾等界元老梁在平教授首次同台,开两岸大师同台演出先河。

 

1994年,我为香港联艺娱乐公司第二届神州艺术节制作<魔笛陆春龄的笛子艺术>专场音乐会,并兼任乐队指挥,由陆老及儿子陆如安和我三人演奏全场陆氏名曲,获得好评。陆老回到上海特发电报给我:真正魔笛传人只属济民、如安,应全国港台舆论,祝贺演出成功,予以鼓励。

 

1997年,由陆老率领中国国乐团来港参加我为区域市政局制作的香港回归中国庆典音乐会两场“陆春龄与江南丝竹八大名曲”专场,即兴加花,首首不同,令香港听众大开眼界,听得如痴似醉。

 

2000年,由陆老带领周皓、陆德华、翁镇发等上海江南丝竹小组到温哥华参加我制作的魔笛陆春龄与江南丝竹专场音乐会,演出后,并在我家小住,倾情传授陆派笛艺秘诀。

 

2009年,陆老到香港参加首届龙吟香江笛艺展演,与来自国内外六百多名笛手交流笛艺,并获颁终身成就奖

 

2010年,陆老担任香港丝竹相和--海内外江南丝竹展演活动荣誉主席,与江浙沪闽皖等地专业乐团、音乐院校及业余江南丝竹团队同台交流展演。获颁薪火相传奖

 

2016年春,我在杭州策划演出江南丝竹新春音乐会,邀请陆老(96)与周皓(89)、沈凤泉(83)、张晓峰(87)四位国家级江南丝竹非遗传承人,百年来首次同台合奏江南丝竹名曲,传为江南丝竹世纪佳话;并同时成立了江浙沪江南丝竹音乐研究会(由陆春龄与朱昌耀担任共同会长)。

 

……

 

陆老所到之处,备受欢迎,场场满座。他在舞台上演奏笛曲,就象是与老朋友倾心交谈,轻轻松松,娓娓道来,形神俱足,情艺兼备,是那么地细致入微,引人人胜。

 

六七十年代至千禧年之间,是陆老演奏的黄金时代,我有幸常在他身边看到他如何在舞台演出时那种“神韵合一的境界,他不但场场令自己融化在乐意之中,而且总能让台下听众随着他那不可捉摸的指头、那维妙维肖的神情、那出神人化的气息,起伏翱翔在他的美妙的笛声世界里。这也正是陆派笛艺只可意会难以言传的艺术精华所在,更是乐谱上不可记载的秘法。其实,这与他的品格、出身、德艺息息相关,难以复制。在生活中的陆老,爽朗豁达,毫不掩饰自己的内心情感,热情奔放,平易近人,不摆架子,生动而富有精力,是典型的外向型性格。正是这种气质成就了他的笛艺,令他成为国宝级的表演艺术家。即使今天他年届97岁高龄,仍然活力四溅,永不言休!

 

但人们往往只关注到陆老愈老弥坚、活力充沛的一面,而忽略了一位年届八九十岁高龄,却仍然能经常上台演出,是否与他独特的运气和指法之间奥妙关联。

 

今天,我们在此共同庆贺陆老从艺九十周年之际,让我们大家脚踏实地,认真学习,沉潜研究:陆派笛艺之真谛!

 

以上心得浅见,与有志者分享,以期得抛砖引玉之效。

 

 

                                           2017.5.31于杭州




·【龙音】 古声雅韵伴高寿——介绍著名古琴家张子谦
·【龙音】张子谦先生在近代琴史上的贡献
·【龙音】《张子谦操缦艺术》出版
·【龙音】古琴艺术应该成为每个中国人的基础知识之一
·【龙音】孙文明在上海音乐学院的教学及其影响
·【龙音】《林心铭胡琴艺术》
·【龙音】我与查阜西老师
·【龙音】《汤良德的艺术人生》
·【龙音】《笛艺泰斗陆春龄》
·【龙音】《飞腾绮丽 一代宗师——吴景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