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杨舒  文章加入时间:2019-03-02 16:31:50 浏览数:416
【徽骆驼】《琴如其人》

 

 【编者按】《关山月》录音由梅庵琴家王紫庐先生用“醉吟”琴演奏,张玉新先生斫制。视频地址:https://v.qq.com/x/page/o0831g2iuhx.html?


人与人之间的认识总是由表及里,渐渐深入的。见面时第一印象的好感,到相识后语言交流的愉悦,这些不过都是表浅的,人非要在一起共同经历事情后,才能从彼此的行事处世中感知对方的价值观,这时的相互认可才真正可称得上是“朋友”。连孔子这样的圣贤也说“始吾于人也,听其言而信其行;今吾于人也,听其言而观其行。”而做为琴人,要深入的感知另一个人,我们之间的交流还多了一个渠道,这便是感其音。

 

第一次见到张玉新,是因茶友相邀一起喝茶,他那时所斫之琴已经为众多琴友之推崇,故朋友向我介绍时说:“这是张老师,斫琴大家。”他却连忙摆手,很真诚地和我说:“不是大家,我只是个手艺人”。落座后他从随身携带的一个旧时书包般的帆布挎包里拿出茶叶,说:“很难搞到的好茶哟,我自已舍不得喝,非要碰三五个懂茶的人在一起我才拿出来,人多静不下心品,三五个人最好,与懂茶之人分享,物尽其用,不辜负佳茗。”喝茶时,他总是十分专注,很享受地饮下每一小口,然后才放下茶杯说话。他很爱笑,浓重的扬州口音有时会让我们错会他的意思,他便一脸委屈的样子自嘲:我就这么不会说话么?然后大家便大笑起来。席间只我一人是与他初识,他与其他人聊得兴起时也总不忘转过头来用眼神照顾我的意见。我当时就觉得这个人细心而平和。

 

    后来因着工作的原因,我们常有接触,他总是那么平易近人,平常的和一个老邻居一样。有时我去到他的工作室正赶上中午,我要请他出去吃饭,他总是说:“多高级的饭店做的菜都不如家常便饭养人,出去吃饭还浪费时间,你要不嫌弃,我就随便烧点菜,你和我们吃工作餐吧”。 没想到,玉新兄琴做的好,菜做得更好,以至于后来我再去找他谈事就会在电话里点明要吃工作餐了。

 

  因着这样的机缘我也有很多机会看他斫琴,看玉新兄斫琴是种享受,享受一个人专注于一件事时,他周边的那种笃定而安静的气场带给人的踏实。我常搬把椅子坐在旁边看他在木胚子上细微的雕琢,看他做漆时一遍遍的推磨,房间里木头的清香混合着大漆略略的酸臭,形成一股特别的味道,这味道和时间被张玉新的那双粗糙黝黑的手调合塑形,最后会变出一张张蓄含着沉静细腻却又充盈着力量的古琴。我最喜欢看他用弦弓搭压在琴胚上试音,在这些半成品的琴胚上都藏着未来的音色,玉新兄常绷好弦弓弹奏试音,然后让我也试着听,再问我听出什么,一起分析着这半成品的音色,推想它完成时的样子,这对一个爱琴的人来讲,是了解琴音最生动有趣的教学游戏。

 

  玉新兄常和我说,一个斫琴的人如果不懂得弹琴,那就象是女人化妆不照镜子,尽管也清楚鼻子眼睛的位置,但无法把握细节,不能比照自已的特点选择最适合自已的容妆一样。

 

  工作间歇的时间里,玉新兄大都用来练琴。他的琴技嫡传于广陵派第十一代掌门梅曰强先生,他不但是梅先生的学生,更是梅老的义子。琴如其人,玉新兄的琴韵和他的人一样,平和质朴,没有华丽的技巧,也没有过多的感慨,他的琴声里是一种自然的态度,不修饰,不过分。甚至你如果坐在他旁边看他弹琴,你会有一种“粗拙”的感觉。因为常年的手工操作,他的手不象演奏家那样白嫩,他的手骨节突出,粗糙黝黑,指甲里还总有些大漆的黑渍。这样一双手在琴弦上的游走,绝没有我们常在电视或图片中看到的纤指如飞,而是如老牛行辕。但是,如果你细听,你就会发现,在这视觉的“粗拙”背后,在听觉上你会感到一种灵巧,那是一种来自于心灵上的松弛与敏慧,那是一种琴弦之外的广阔明亮。

 

  有一年春节,除夕夜我想给玉新兄打电话拜年,拨通了却是断断续续的声音,我问:“你在哪儿啊,信号这么不好!”他呵呵笑着说:“我在山里,和道长一起过年。”

 

  我很吃惊:“大过节的你怎么跑到山里?去哪座山了?”

 

  他笑道:“前段时间总是心浮气躁,做什么都觉得不在状态。所以相清净一下,这心里杂乱,琴里也就不清静喽。我选的这个山好啊,名字就叫磨性山,呵呵,我就是该磨磨性子的嘛。在山里的一个道觀呆着,每天和道长练气调息,聊天喝茶,清静啊!”

 

  后来从山里回来不久,我又见到他,他见了我,开心地拉我坐在琴前,说:“我原来弹梅先生的《山居吟》总是找不到感觉,这次在山里住了半个多月,似乎明白了这曲子的门道,你来听听”。琴音从他的指间飘扬而出,我听得见那琴弦之外的松风,听得见那腕底之下的流水,我听得见他心里想要与我分享的天地大美。 

 

  和张玉新先生相交,从初识的茶间闲谈,到一起共事的伙伴,再到相知相惜的琴友,完全是因知其人而爱其琴,一个心里没有太多功利机巧之心的人,一个肯用耐心和辛劳去等待未来的人,他的琴也一定是会奏出纯和雅正之音。

 

  听玉新兄之言,他总是说:无所谓,开心就好。他从来都跟别人介绍自已:我只是个手艺人。  

  观玉新兄之行,他总是那样专注而又随性,平实不失敏锐。不会奉承,不讥他过。  

  感玉新兄之音,拙而朴,净而纯,真而正,善而美。  

  张玉新先生,吾之良师益友也。




·【徽骆驼】 潍坊第三届古琴艺术节成功举办
·【徽骆驼】 第十届古琴国际学术研讨会在西安举行
·【徽骆驼】《友谊地久天长》-王紫庐石磬录音
·【徽骆驼】光照大千,月满故乡
·【徽骆驼】 西庐禅寺听《心经》
·【徽骆驼】《为古琴注入时代意蕴》人民日报
·【徽骆驼】“书香梅庵”图书捐献活动倡议
·【徽骆驼】《漫谈中国古琴珍萃中的唐琴》-郑珉中
·【徽骆驼】《渔樵问答》-陈长林演奏
·【徽骆驼】《古琴与电脑》讲座成功举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