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林心铭  文章加入时间:2019-03-16 21:16:23 浏览数:340
【龙音】孙文明在上海音乐学院的教学及其影响

 

     1960年初春之际,上海音乐学院由陆修棠先生和王乙先生邀请盲艺人孙文明在民乐系及上海音乐学院附中民乐科进行教学。当时,由陆修棠先生先为其安排了一场独奏音乐会以展示孙文明的二胡技艺。在演奏会上他演奏的乐曲极为精彩,让师生们耳目一新。继而陆修棠先生又为他安排了当时院民乐系的二胡专业学生林心铭、吴之珉、吴赣伯、胡祖庭、刘树秉等向他学习,附中则由王乙先生安排附中学生郑豪南等向他学习。为了在短短的一年半的时间内能全面掌握他创作的七首乐曲(《流波曲》《夜静箫声》《弹乐》《人静安心》《四方曲》《送听》《春秋会》)的演奏技能,陆修棠先生安排学员各自分头重点学习一、二首。我重点学习了《流波曲》《弹乐》《四方曲》等。到1961年夏,在我们的学习快结束时,同学们开了一场演奏会,汇报各自学习的成绩,获得老师们的好评。 

    此时,孙文明先生的教学任期即将结束,我感到孙先生的作品,学习得还十分肤浅,想请他留下一套录音,以便日后继续学习研究,因此向系里提出申请,经陆修棠先生批准,请他在上海音乐学院录音室录制他创作、演奏的作品。

 

    在一天的下午,我陪他进了录音室,他稍作准备之后,就一气呵成、毫不间歇地录制了自选的九首作品:《流波曲》《弹乐》《人静安心》《四方曲》《送听》《夜静箫声》《春秋会》《杜十娘》《志愿军归国》等。其中《杜十娘》和《志愿军归国》在当时学院派的旧观念中,是模仿音乐和杂技音乐,是不登大雅之堂的。在课堂中,我没听到他拉过这类乐曲,幸运的是,当时他大胆地将这两首也加入这次录音之中,让这宝贵的遗音保存至今。据当时奉贤文化馆安排孙文明坐堂演出的顾先生回忆,孙文明演出时,有一本演出目录,其中有一百多首曲目,有大量的二胡模仿京剧、越剧、沪剧、甬剧等唱腔的曲目及杂技音乐的曲目。遗憾的是这些曲目都没有留下他的演奏录音,以至于完全失传了,这是我们极大的损失。

 

    在这九首遗音中,《流波曲》与孙文明在民乐团时期由上海唱片厂录制的相同,《弹乐》则是同名不同曲,因而《弹乐》有两个版本。目前这些乐曲均已成绝响。

 

    19618月,由陆修棠先生主持的,文化部委办的“全国音乐、艺术院校二胡、琵琶教材专业会议”召开。会义期间,陆修棠先生组织了一场小型音乐会以招待全国各院校的教授们。他安排我在音乐会上演奏了孙文明的《流波曲》,此曲很受教授们的赞赏,蒋风之教授对此曲极感兴趣,会后特邀请我到他的住处(锦江饭店)为他演奏《流波曲》并细细询问演奏的特点与手法,他的学生田宝安在旁作笔录。文革后蒋先生到上海讲学时,见到我说:我对《流波曲》也有研究了,并演奏了一遍。我听了他的演奏后,感到别有风味,也可称为蒋派《流波曲》。

 

    1961 年的教材会议与1963年的“上海之春”第一届二胡比赛后,全国各地新创作的乐曲大量涌现。文化部指定陆修棠先生负责“高等音乐院校二胡教材”的编选工作。当时,陆修棠先生要求我用五线谱将孙文明创作的二胡曲记谱、整理好交给他,准备以后陆续发表,他首先选中了《流波曲》和《人静安心》,并于19634月由上海文艺出版社编印出版的“高等音乐院校二胡教材二胡曲选第一集”中发表了。此为孙文明作品最早出版的版本。

 

可惜,1966年发生了文化大革命运动,陆修棠先生被逼含冤去世,他的心愿无法完成。十年文革浩劫之后。我们对孙文明作品的演奏基本淡忘了,当时学习的资料也都丢失已尽。

 

后来我到录音室翻找,幸运的是,上海音乐学院的这套录音带并没有损坏。我想,我应该继续完成陆修棠先生的遗愿。于是我立即从录音室转录出孙文明在上音录制的9首二胡曲,又从唱片室找到孙文明在上海民乐团时期,唱片厂为他灌制的2首二胡曲,重新用五线谱进行记谱,并认真进行学习,还写了关于孙文明二胡演奏的技法以及乐曲分析的文章。

 

八十年代初,在香港的师弟吴赣伯(也是孙文明的学生)到上海找我说,孙文明演奏的二胡很有特色,想为他出版二胡专集,我非常高兴,慨然将手边资料交给他。终于在1986年于香港出版,署名吴赣伯、周浩编著,由香港上海书局有限公司出版的《孙文明二胡曲集》,全书共发表7首乐曲。其中《人静安心》《送听》《夜静箫声》《春秋会》4首乐曲,署名为笔者记谱、整理;《流波曲》《弹乐》《四方曲》署名为吴赣伯、周浩记谱、整理。出版后在港、澳、台及大陆引起了巨大的反响。

 

八十年代,日本研究中国民乐专家增山贤治,听了这9首遗音并看了出版的乐谱后,提出孙文明和刘天华、阿炳一样“在近代、现代的二胡演奏及二胡乐曲的创作方面,都作出了不可磨灭的巨大贡献。”

 

九十年代初,北京一些民乐界的专家听了孙文明的录音甚为震惊,认为孙文明创作、演奏的二胡曲有极大的创造性,几乎将二胡的声音内涵发挥至极限。

 

当时著名二胡演奏家宋飞等名家开始学习、研究孙文明的作品的演奏。她先向学友吴赣伯学习《弹乐》,后为筹备刘天华百年纪念二胡独奏音乐会,拟在音乐会上演奏孙文明作品,因此需要研究更多孙文明创作曲目;后辗转找到笔者。当时我慨然将资料相赠,并指点其各曲练习的窍门,以后她还多次来上海与我探讨研究孙文明特有的演奏技法。

 

1995年著名二胡演奏家宋飞成功举办了刘天华百年纪念二胡独奏音乐会,并演奏了孙文明作品《弹乐》与《人静安心》。

 

音乐会上指挥大师郑小瑛女士宣称“孙文明与阿炳是齐名的民间音乐家”。由于著名二胡演奏家宋飞的带头,其他演奏家的独奏音乐会也都把孙文明的作品与刘天华、阿炳作品并列放在音乐会上。如:马向华为了要开好个人二胡独奏音乐会,专程到上海向我学习了《夜静箫声》和《人静安心》。孙凰二胡独奏音乐会演奏了《弹乐》,严洁敏演奏了《流波曲》,后来严洁敏还潜心研究了《杜十娘》,演奏得十分精彩。还有一些硕士毕业生,他们的硕士毕业论文也以孙文明作品为研究的内容,如中国音乐学院的梁玲玲女士,她以孙文明创作的《弹乐》为题,写了专题论文。此后在北京逐渐兴起了学习研究孙文明二胡作品的热潮。

 

199712月上海音乐出版社由严黎雯先生编辑了《中国二胡名曲荟萃》,书中收集了孙文明创作的8首乐曲。其中《人静安心》《送听》《夜静箫声》《春秋会》《杜十娘》等5首乐曲亦署名为本人记谱、整理。

 

继而孙文明的定居地上海奉贤,于1998年为其举办了纪念孙文明诞辰七十周年的“艺海流波”专场音乐会,并由著名的上海民族乐团担任排练演出,为孙文明的二胡艺术广为宣传,在社会上取得良好的反响。

 

继而龙音公司老板谭耀宗先生找上我,说要制作《孙文明的CD专辑》,后通过与上海音乐学院领导协商,将孙文明的音像资料提供给龙音公司,谭耀宗先生收集到上音的8首二胡曲之后,又在上海唱片厂找到当年孙文明录制的小唱片《流波曲》和《弹乐》;在北京音乐研究所又找到《二琴光亮》和《送春》;其中《流波曲》,唱片厂的录音与上音的录音相同,另一首《弹乐》与上音的录音是同名但不同曲调,应为同曲的两个版本。这些孙文明的二胡音响,现在都已成为绝响。最后,龙音公司在两首《弹乐》中选中了唱片厂灌制的一首,这样共收集到11首孙文明本人演奏的遗音。谭老板将这些遗音,加上一些名家的演奏的孙文明作品的录音,集成为《民间音乐家孙文明纪念专辑》,在2000年由谭先生的龙音公司出版了。其中收录了本人演奏的《弹乐》和《春秋会》。

 

谭耀宗先生制作的专辑中, 除了孙文明本人演奏的的绝响之外,还详细地收集整理了大量与孙文明有关的文字资料。这就为广大愿意研究、学习孙文明二胡艺术的学者提供了宝贵历史资料,这就使孙文明的二胡艺术永留后世。我们应该感谢谭耀宗先生为二胡艺术做出的这份不可磨灭的巨大贡献。

 

    谭耀宗先生又于2002年在北京举办了“龙音杯”二胡比赛,孙文明创作的《弹乐》《流波曲》指定为此次比赛必奏曲目。参赛的选手多数对孙文明创作曲目不熟悉,当时有几位中央音乐学院年轻学生专程到上海向我学习,其中孙凰在上海时在我班上学习好几年,而我在教学中使用的演奏方法有百分之四十左右是孙文明的演奏法,因此她有较好的基础,学得较快,在这次比赛中荣获金奖。

 

    2015年、2016 年之间,上海奉贤与上海音乐家协会合作,组织演出了宣扬孙文明二胡艺术的专场音乐会,并在上海“音乐之春”期间举行了以孙文明命名的二胡比赛。再一次宣扬了孙文明的二胡艺术。

 

    孙文明在上海音乐学院的教学虽然只有短短的一年半时间,但他播下的种子却不断发芽开花,我希望上音的学子们和民乐界的同仁们共同努力,让这一民间奇葩开放得更加灿烂。




·【龙音】 古声雅韵伴高寿——介绍著名古琴家张子谦
·【龙音】张子谦先生在近代琴史上的贡献
·【龙音】《张子谦操缦艺术》出版
·【龙音】古琴艺术应该成为每个中国人的基础知识之一
·【龙音】《林心铭胡琴艺术》
·【龙音】我与查阜西老师
·【龙音】《汤良德的艺术人生》
·【龙音】音色·味道·神采——陆春龄笛艺“三宝”
·【龙音】《笛艺泰斗陆春龄》
·【龙音】《飞腾绮丽 一代宗师——吴景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