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龚一  文章加入时间:2019-11-01 19:57:49 浏览数:144
【龙音】 古声雅韵伴高寿——介绍著名古琴家张子谦

  龚一  

十年浩劫,毁殁了多少艺珍墨宝,夺去了多少名流大家的生命。然而也有一批老艺术家得以幸存,他们珍惜自己的年,努力为恢复和发展祖国的文化艺术事业做出贡献,著名古琴家张子谦老先生就是其中的一位。

 

张子谦是当今国内广陵派琴家的仅存代表,十三岁随私塾老师孙绍陶学琴,后在上海先后邂逅古琴家查阜西和彭祉卿,相交投机、琴趣合一,于一九三六年共同创办了“今虞琴社”。 新中国成立后,张子谦应上海民族乐团之邀,成为专业古琴演奏家。张老今年高寿八十三,弹琴已有七十个年头。直到现在,他每天仍要操缦二、三小时之多。常去看望他的人在叩门之际,总会听到他的琴声。古琴对于张老,真是到了“何可一日无此君”的地步。他深有体会地说: “我每次弹琴,体内总有一种舒适自在的感觉,呼吸会随著琴音自然地伸延。古人说‘琴能修身养性’很有道理,我就是这样,琴也弹了,身体也得到了锻炼。”

 

听张老演奏,心手相应,潇洒自如。包括在音准上,他不拘泥于徽分上下,左手吟猱绰注,任意来去。有时他会夸张地把某一个音弹得偏高一点,听者却能感受到闲步悠然,放达不羁的情趣。他的《梅花三弄》与其它琴派的不同,大家习惯称之为“老梅花”。 每当他弹到“梅花”的泛音主题时,左手轻点翻舞,出音清秀、明亮,寒天裹的梅花含苞独放的秀丽景象跃然于指上弦下;他把曲中“双撞”指法处理得别具一格,指迹干净、旋律清晰,说断却连、说连似断,极为活络。《龙翔操》更是张老的拿手曲目,他把乐曲的沉寂、肃穆以及从低到高连续级进造成的放达、舒展表达得淋漓尽致;旋律上连续大跳,而听来却仍是连绵絮絮。早在青年时代,仅这一首《龙翔操》已使他蜚声琴坛,人多称之为“张龙翔”。 张老操缦还很注意音色变化与音乐内容的结合。于微妙纤细处,多用右手指甲的右偏峰,在一般琴家禁用的四、五徽处轻抹慢挑,音色顿时细柔融会;于激烈昂扬处,右手紧靠岳山,当即奏出坚实明亮的音色,凡听过张老弹琴的人无不称赏他琴音雅致清秀、技巧炉火纯青。

 

张老所弹的大部分琴曲,都有跌宕自如的特点。不少琴家和听众议论说“一曲全散”太散了,器乐曲由于内容的需要,往往会有片段自由节奏和散板处理,但“一曲全散”想是无论如何不会动听的。笔者随张老多年,悟出其中的一点奥妙。其实他的处理并非全曲皆散、无可拍之板眼,只是没有固定时值的板眼而已。正因为张老心身自由、无羁无束以及“指与弦合,音与意合,意先乎音”的演奏,长期以来形成了节拍多变、交替浑然,随意流洗、清秀绮丽的独特风格。说张老琴曲的多种节拍交替是有规律可循的,从他几首代表曲目数十年来无甚大变,以及许多学生在学习中能胜任掌握节奏就可以得到证明。

 

张子谦不仅善于演奏,还很注重对遗产的研究、整理和传授。传统琴曲虽然为数极多,但失传、绝响的占很大比重。琴家的任务之一,就是使仅存于古谱中的优秀曲目复出声响,这称为“打谱”。 张老打的谱有《长清》《秋鸿》《天风环珮》《泛沧浪》《楚歌》和琴歌《梨云春思》等十余首,其中《长清》等曲早已广为流传,为琴家们所推崇。张老除演奏外,还一直兼任教学,学生有业余爱好者,也有音乐学院的学生。他在教学中的严肃认真和自谦作风给学生们留下了深刻的印象。直到今天,张老仍不顾年迈,“有教无类”,收徒传琴。用他自己的话说,这是“为了古琴事业”。在文学著作方面,张老除发表过《广陵琴派的沿革和特点》等文章,出版了与查阜西、沈草农合编的《古琴初阶》一书外,还著有一部十册的《操缦琐记》,记录了五、六十年来的琴坛活动,这是研究近代古琴发展难得的第一手资料。

 

张老一贯平易近人,身为琴界老前辈,却毫无“长者”之风,仍是处处虚心好学。五年前,他为了向姚丙炎学弹《流水》,不顾路遥车挤,风雨无阻,从不缺课。直到有一次乘车去上课,不慎摔得大腿骨折住进医院,才中途辍学。每当他整理传统琴曲,都要与琴友、学生一起讨论,征求对指法解释,曲情处理的意见,还主动提出自己疑惑不解、没有把握的地方,直到对方坦率地说出看法他才满意。张老人老心不老,每逢古琴界出现新生事物,如古琴改革,换用钢弦,创作改编歌曲等,他都积极支持。他认为古琴艺术应当发展。早在民族乐团时,他就自己动手改编《白毛女》,自己花钱改良古琴,还让学生教他新的指法技巧。他常说:“古人说得一点不错,真是‘学到老,学不了’。”还时常激励我们:“学生应当超过先生,应当一代胜过一代。”

 

张老的“高寿”是大家常常议论的话题。他认为长寿、健康的“秘诀”, 除了毎天操缦古琴外,就是性情开朗、爽直,这确是毎一个去拜访他的人都能亲身领略到的。张老住处不大,然而常常宾客络绎。每有客来,他总是急速起座,沏茶、递烟,动作十分敏捷。言语间时而谈笑风生,时而手舞足蹈,当情绪兴奋激动时,滔滔不絶,语无间隙。在这样无拘无束的气氛之中,即使生客,恐怕也会忘却是初次见面。前不久,刚过八十三岁寿辰的张老,兴致勃勃地去看一个展览会,由于公共汽车拥挤,不防从车门仰天一跤摔倒在水泥马路上,这对于眉须皆白的老人,无疑会使旁人和自己都大吃一惊,恐慌不已的。然而只见张老起身拂尘,举歩再登。事后,他极为幽默地説:“好在我背有点驼,否则后脑著地那就完了,看来遇难不死,大福在后呀!”听者为之不禁捧腹喷饭。一位记者在访问张老后说:“这位老先生値得尊敬,又十分可爱。”这话说得再恰如其分不过了。

 

    一九七九年,张子谦与著名古琴家吴景略一起当选为全国文联委员, 这使为古琴事业奋斗了数十年的张老极为兴奋。他说,这说明政府对古琴音乐的重视。目前,他又担任了“今虞琴社”的社长职务,正在为发展我国的古琴艺术而不遗余力地工作




·【龙音】张子谦先生在近代琴史上的贡献
·【龙音】《张子谦操缦艺术》出版
·【龙音】古琴艺术应该成为每个中国人的基础知识之一
·【龙音】孙文明在上海音乐学院的教学及其影响
·【龙音】《林心铭胡琴艺术》
·【龙音】我与查阜西老师
·【龙音】《汤良德的艺术人生》
·【龙音】音色·味道·神采——陆春龄笛艺“三宝”
·【龙音】《笛艺泰斗陆春龄》
·【龙音】《飞腾绮丽 一代宗师——吴景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