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释同文( 释果永 )  文章加入时间:2020-03-28 22:46:12 浏览数:60
【徽骆驼】特殊道友

 

 非常有幸,结缘了一班清朝遗老,多在百岁以上,有的两百多岁,个个雄健挺拔,大智大悲。朝夕相处里,都对我百般用心,直期望我修行增上,早日成就。他们,是我最可敬可亲的道友——麻栎树翁。

西庐寺,是丛林中的丛林,麻栎古树,和谐遍布,就连几大广场,都掩映在古林之中。

那天早晨,漫步流通处,广场有落叶,就主动打扫,这一扫,便结下不解之缘。日复一日,这片广场,竟成为我修炼的“坛城”。为了助我修行,树翁们,更是竭尽悲智之能事——季节更替,形式变幻:要么正面引导,要么机关巧设;时而安慰鼓励,时而当头棒喝;或语重心长,或风趣幽默……

平日里,日朗风微,广场亮洁。可那几处角落,总私藏着一些落叶,虽不太费力,却须细心清除。这正是树翁的启示:修行,于外,当不慕虚荣;于内,敢向隐私下手。

一夜春雨,解脱了满树的花穗,棕色的绒条,厚厚地铺满地面,那伴雨的春风,格外兴致,将绒条编排成各种图案,波浪的、圆弧的、山脊的、河流的,各式各样,广场成了一幅巨型堆绣——藏族传统工艺品。欣赏过后,便是清除,可不是简单打扫能够了得,需要实实在在干半天的搬运工。带寒的春风,怎么也劝不退浑身的汗水。干完活,抬头望,树翁都在风里微笑,我自当会意:修行,就得花大气力,下真功夫。

漫长的夏日,树翁则悲心大发,织一地浓荫,坚定维护道场的清凉。不过,无端的夜风和偷袭的暴雨,总给树翁带来损伤,常有嫩绿的枝叶和带绒的幼果折落。清扫之际,甚觉怜惜。而参天的树翁并不烦恼,始终潇洒自在,还安慰开导我:

“这,算不得什么,一两百年了,都这么过来的,只管把根扎深扎稳,风风雨雨,皆是云烟。”

时光,是最优秀的酿造师,不经意间,就将枝头的果实酿熟。树翁特别懂得感恩,凡是熟了的,都快然献给大地,而广场每天都欢喜地接纳。

世间法,往往位高者得多;而此间,恰恰低下处积广,这也当为修行一诀吧。

满地的果实,红枣一般,甚是诱人,不禁咬开一枚——黄连!速将埋怨的目光上传,而树翁们都在窃笑,对我说:

 “人类贪欲太盛,果实若甜,我们还能有今天?”

看来,苦,的确是一大法宝,成就,总在苦难过后。

清扫果实是那么干脆,便又自觉好笑。之前,清理幼果,每每怜惜——还未成熟,就折落了!而如今,果实成熟了又如何?可见,修行若执着于果,也不是。

奇怪!果实一连洒落好几天,竟没有一颗砸上我头,疑问的目光,直撞上树翁反问的眼神:
 “砸了你,就能契机顿悟?”
也是,砸到我,第一反应肯定是:苹果、牛顿和万有引力——知识障道,惭愧!

秋风一再动员,树叶开始了返程。叶子,本是大地上派的使者,为配合树翁营造春景和夏荫,此季已完成任务,当回去复命。返程高峰期长达十多天。树翁更借机对我用足了功夫——长风一夜兴犹酣。晨光里,广场幻成波光粼粼的湖面,上层的叶片喜好跟风,则有了涛声阵阵。手执长帚如桨,我则似一位闲翁泛舟湖面了。当下,须得“看风使舵”,顺风运帚,能事半功倍。

高效率催生了我的傲慢心。树翁一个眼神,风儿便会意,立刻加码,树叶纷纷如暴雪。“噼噼啪啪”又落满扫过的地面,从近到远,由薄渐厚。我心情暴跌,思绪躁乱起来。树翁见已奏效,就及时提醒:
  “一天只管扫一遍。”
好的!一年来,树叶的确功不可没,心里自然充满成功的喜悦,就想和地面美美地叙上一宿。我的随喜心一生,执着心则顿破,欣然完成今天的这一遍。

夜雨到底恼人。厚积的叶子分量陡增,运帚极不轻松。尤其下层的,任你从四面下帚,就是紧抱着地面,怎么也不肯松手。叶子坚定不移,我却无法如如不动,心焰立即升腾。忽然,耳畔传来树翁的声音:
  “随缘!放下!”
  对呀!此时请叶不动,乃因缘不备,他日天晴地爽,自然具足因缘。于是,心焰顿息。
……
树翁的心事没有白费,功夫也不枉做,经其磨砺,我进步的确很大,遇境已能学习避烦恼,而生法喜——
瞧,劲风骤起,北边坡道上,树叶哗啦啦淌下,我就当观赏都江堰放水节:一群披蓑戴笠的壮汉,跳完古老的祭水舞蹈,一阵礼炮响过,闸门齐开,清水沿渠奔涌而来。
有时候,树翁任意拨弄风向,树叶则漫天飞舞,满地狂旋。此际,纵然无法下帚,我心已然不乱。则当是畅游弥陀佛国,欣赏曼陀罗花雨,聆听那迦陵仙音。

经受过树翁的磨砺,我更增长了信心——
芥籽能纳虚弥,那么,广场就是无量大千。于是,愿我的每一帚,都是一遍金刚萨埵心咒;每一帚,都是一声六字真言;每一帚,都是一句弥陀圣号。
见我如此这般,树翁又及时提醒道:
 “万法皆游戏。”
 是的。既是游戏,就不可执着,但也不当错过。那就等着新年好戏。
繁华消尽,树翁又将入定。我无限感激,向古老的道友们,深深地行了问讯礼。树翁显然很欣慰,又嘱咐道:

“佛子应当勤精进,莫负众生莫负佛!”

释  同  文
( 释 果 永 )
二〇二〇年一月二十八日
      





·【徽骆驼】 让古琴音乐向当代“敞开”
·【徽骆驼】《谈谈古琴曲龙翔操和龙朔操》
·【徽骆驼】疫情时期古琴志:陈长林
·【徽骆驼】之侨卖琴
·【徽骆驼】 古琴名手
·【徽骆驼】琴歌辨
·【徽骆驼】1958年的古琴演出活动
·【徽骆驼】《丝桐神品》序
·【徽骆驼】古琴音乐的审美情趣
·【徽骆驼】古琴琴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