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张烈鹏  文章加入时间:2021-01-12 10:43:36 浏览数:24
【徽骆驼】打谱小记

 

【编者按】2021年1月8日,《新安晚报》城事专栏刊发张烈鹏先生文章《打谱小记》。此文对音乐创作者或有借鉴之用,与我们旗下《安徽音乐》平台亦有关联,现转发如下,以飨读者。



  我是以词作家的身份加入安徽省音乐家协会的。这两年,发表了一些歌词,获得了两个小奖,录制了几首歌曲,还有几十首歌词被省内外的作曲家谱曲。算不上成绩斐然,倒也是乐在其中。然而,跋涉在艺术的道路上,总是难以满足的。写着写着,不知什么时候,内心深处就产生了“我要作曲”的强烈冲动。


  说做就做。很快地,我选中了著名词作家李亚娟的歌词,认真领会,反复斟酌,用一天时间完成了平生第一次谱曲。只是,尘埃落定了,却不会打谱。我知道,像老一辈作曲家那样,用钢笔或者圆珠笔把歌谱写在纸上,早已经有点落后,正规场合也是拿不出手的。怎么办?我灵机一动,尝试着用自己的方法打谱。我打开电脑,输入阿拉伯数字:1、2、3、4、5、6、7,替代七个基本音符,一句一句将乐曲输好,接着在相应的音符下面输入几行歌词。可是,音乐上的很多符号,根本无法用常用的文档输入。面对棘手问题,我继续开动脑筋,寻求对策。我将已经输入的内容打印出来,小心翼翼地用圆珠笔在打印件上描画连音线和高低音符号等,使得难题迎刃而解。反复校对、大功告成后,我再用手机将歌谱拍照发至微信、存入电脑。这种打谱方法确实新奇!难怪一位蜚声乐坛的作曲家看过我的歌谱后,也犯了嘀咕:“这是用什么打谱软件打出来的呢?”我压根儿憋不住笑,暗自在心里答道:“张氏打谱,天下无双。”


  纵然再自鸣得意,这种土法上马打出来的歌谱还是不耐看,也不合规范。我曾把这首歌曲投寄一家媒体,编辑很快就打电话过来,说歌谱光线太暗,看上去有点奇奇怪怪,希望我能够重新整整。我这才清醒地意识到,不会打谱,想不按套路自行其是,是真的不行了。然而,打谱并非一件很容易的事情。好在文友杜亚群老师精通此道。杜老师还是一副热心肠。我新谱的歌曲《赶秋》《太阳公公亲亲我》《梦里梦外是乡愁》刚一完稿,杜老师就主动请缨,将歌谱打印出来。我将杜老师代打的歌谱发给几位作曲家朋友,请他们提提意见。既长于作词又善于作曲的音乐家梁柱,当即发来语音祝贺道:“好厉害,歌谱也打得相当好看!”我当然不敢代领其功,然而,一石激起千层浪,他的一席话,却使我顿悟了独立作业的价值所在,下定了学习打谱的坚强决心。


  打谱是技术活儿,难度系数比较高,不同的打谱软件又有不同的门道。鉴于我是初学者,杜老师向我推荐了一种最简单、最容易学的打谱软件。我用业余时间一遍遍研读打谱教程,然后选定双休日上机实战。经过一两天的摸索,终于为新歌《今生缘》打出一份完整的歌谱。如愿以偿!很高兴,也很激动。没有想到的是,我把这张歌谱发给广东作曲家王政老师,王老师远隔千山万水发来信息说:“你是用什么软件制的谱哦?太难看,配不上你写的歌。”如同当头泼了一盆凉水,我一下子冷静下来。再睁大眼睛,仔细瞅瞅自己打出来的歌谱,确实长相不佳,甚至有点猥琐,更谈不上眉清目秀、给人以美的享受了。看来,必须开辟新的路径,提高打谱标准,这样才能赢得好评,就像干任何事情都不能低水平将就一样。


  主意拿定,我又一次采纳杜老师建议,尝试使用西柚歌谱网的在线制谱法。在线制谱与此前的打谱有很大差别。它基于云端,软件无需安装,只需使用浏览器打开即可使用。文档保存于服务端,随时随地都可调取。学起来有诀窍,操作起来比较便捷。有了此前打谱的基础,我捣腾了一整天时间,最终学会了这种打谱方法。当我在微信朋友圈晒出重新制作的歌谱时,亲友们纷纷点赞,给我许多鼓励和表扬。我把自己谱的新歌《青春是个调色板》制成歌谱,投寄《安徽音乐》微信公众号,很快就发表出来。


  随着2020年徐徐落下帷幕,打谱的事情已被时间老人悉数收入行囊,但我总觉得,这桩桩件件,是我个人文艺发展史上值得关注的一页。客观地说,学习打谱,就是我跟上发展需要、热情拥抱先进技术的过程,也是我锤炼意志、迎难而上、拉高标杆、求知求新的过程。它不仅给了我一件艺术生活中的利器,而且给了我哲学的思考、人生的启迪。学无止境。接下来的日子,我将带着这些思想收获和技术成果,在熟练打谱的基础上,努力学会用电脑制作歌曲伴奏,为我的音乐创作插上更加强劲的翅膀。
(张烈鹏 )



 




·【徽骆驼】阁楼中的琴痴
·【徽骆驼】陶运成谈新作《琴学发轫》
·【徽骆驼】《读谱奏乐显示与纸上弹琴》讲座
·【徽骆驼】至尊问我琴——仲春之暖
·【徽骆驼】让古琴音乐向当代“敞开”
·【徽骆驼】谈谈古琴曲龙翔操和龙朔操
·【徽骆驼】疫情时期古琴志:陈长林
·【徽骆驼】之侨卖琴
·【徽骆驼】特殊道友
·【徽骆驼】古琴名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