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释果永  文章加入时间:2021-03-27 23:21:28 浏览数:48
【徽骆驼】伟大的吐纳

 

 

生命在于吐纳。世间万物,小到草木蝼蚁,大到山河宇宙,无一不在吐纳。这里,单看一座山——九华山,她的大吐纳:

天地之初,九华山开始在大地的胎盘中孕育,经过亘古的胎息,不仅吸取了惊人的能量,还吸收了坚忍不拔奋发向上敢于超群的品格基因,然后,勃然跃出地面,迅即发育成九十九峰,卓立天宇之下。接着是亿万年的大吐纳,无限地吸收日月精华天地灵气,再经过无数次雷鸣闪电雨雪风霜的考验和洗礼,九华山终于出落得灵秀万分。

不过,悠悠亿万年来,作为大地的骄子,九华山却无边的幽静着,也无边的寂寞。

 

悠悠吐纳间,走来一群远古的人类。从此,九华山和人类有了不解之缘,其吐纳也多与人类息息相关,特质也发生着变化,不断增加新的成分——文化和信仰。

那远古的人类,一边欣喜地享用着大山的慷慨馈赠,一边又感到大山那么神秘莫测。怀着深深的敬畏,人类有了原始的信仰和图腾,于是,九华山笼罩起原始的神秘光环。

 

从前,九华山名叫陵阳山,山下是古陵阳县。西汉元封年间,陵阳这片“丹丘之地”,深深吸引着县令窦伯玉,即“陵阳子明”。他认真实践老子的思想,一边以无为之术治理县政,富足了陵阳;一边又热衷修炼神仙之术,纳陵阳山之灵气,达天人合一之境界。窦子明常来嘉鱼池边钓鱼台上垂纶,那条小白龙为报放生之恩,将炼丹秘方藏“异鱼”腹中。子明按照仙方的指点,采山中石脂炼丹,潜心修练,终于得道,于仙人峰顶乘白龙飞升。因成就了子明的吐纳,陵阳山也变得道骨仙风,那座仙人峰,首先披上神仙的色彩。

窦子明成仙,引来无数人追慕。看,葛洪满怀信心地走来。他一进九华山,就被直插云霄的双峰吸引住,他在双峰下的岩洞中潜修和炼丹,还精心总结,著成《抱朴子》一百一十六篇,专门谈炼丹和服食之法。这位晋代名道,为九华山输送了清新的道家理论的氧气。

唐代乾宁年间,赵知微胸怀凌云之志走进九华山,于凤凰岭建延华观,并炼丹于沙弥峰。蕙兰为服,松柏作粮,苦修数十年,道力颇高。传说他会施“仙术”——中秋之夜,驱风止雨,祈出如昼皓月,并率众徒升上天柱峰赏月,而刚返回道观,天空立刻凄风飞雨,徒众无不叹服。赵知微神通广大,名动京师。皇帝屡招不出,遂钦赐碧云星冠和青霞羽衣,遣使专程送至延华观。九华山随即名震朝野。

九华山关于神仙的传说还很多:窦子安乘黄鹤白日升仙、宁成遇仙翁赐仙桃隐居成仙、邓羽砍柴遇异人授神符能呼风唤雨,疗疾除妖……他们陆续得道成仙,既应证了大道之玄奥,又使九华山完成了一轮重要的吐纳,吸纳了道家的思想、精神和文化,传下了诸多令人神往的地名,如列仙峰、葛仙洞、果老石……九华山九十九峰因而充溢着仙气和灵韵,成了道家修真的七十二福地中第三十九福地,俨然一座“仙城”。

 

仙誉海内,文人墨客慕名而来,九华山便开始了另一种吐纳。

诗仙李白来了,带着超然的气魄和浪漫的情怀,寓居仙人峰下,遍访神仙遗迹:葛仙洞、炼丹井等。这位谪仙,是那么景仰子明和葛洪两位神仙,那么羡慕“青荧玉树色,缥缈羽人家”的生活,一心“愿随子明去,烧火炼金丹”。尽管没有“脱身若飞蓬”,他却于此间找到一种寄托,那不羁的灵魂“遁形入无穷”,直接引来了天河绿水,浇开那九朵芙蓉,并十分美意地赠以“九华”之名。

著名文学家、思想家刘禹锡来了。他频遭贬迁,自然满腹怨愤。然而,当九华山奇峰一现,他的魂魄还是一下被震惊了,于是兴致勃勃,以崭新的风格写下著名的《九华山歌》,不经意就占居九华山篇章的重要一页。

费冠卿考中进士,正待授官,母亲却病故,毅然守孝三年半。也不知这位进士是何等的明锐,一趟京考,竟能觑透官场暗症,连大唐穆宗皇帝封他为“右拾遗”,也辞不应诏,隐居少微峰下,一心吟咏他的九华诗篇。也幸亏他作《九华山化城寺记》,记述了新罗僧金地藏的身世和卓锡九华的经过,为九华山留下第一手宝贵史料。费冠卿的隐居,不仅保全了中国传统文人的大品格,还为九华山增添了一分骨气。

王阳明真是洒脱,来九华山时有锦衣卫跟踪盯梢,他照样去东崖晏坐,“吊谪仙之遗踪,跻化城之缥缈”;照样放飞无穷的想象:“仙人招我去,挥手青云端”。这位理学家,如此超然物外,还真为九华山带来了几分超脱。

而邑人施下之不仅超脱,还胆大出奇。传说他卜算到大明皇帝将微服来访,那天,特意在天柱峰外一棵大树底下置几摆茶恭候,君臣来到后都十分惊奇。皇帝敬慕不已,连忙召请先生入朝。施先生却摇了摇头,微笑着说道:“龙性最毒”。一句话把皇帝激得怒不可遏,拔出宝剑就要斩杀。幸亏那位大臣与施先生是故交,他一把抱住皇帝,连声请皇上息怒,说先生只喜擅经商,实在不好入朝为仕,皇帝这才作罢。死里逃生的施先生,依旧开他的天柱书馆,教他来自大江南北的学子。那天柱峰的上空,至今似有抑扬顿挫的书声回荡。

开设书堂,九华山多有先例。如李白书堂、费冠卿书堂、南唐大臣宋超回书堂、滕子京书堂、云波书院……于是,九华山不仅迎来了一批批达官志士,如滕子京、文天祥、袁枚等,同时,也走出了一批批才子贤人,如殷文圭、杜荀鹤、吴襄等。经过这迎来送往的大吐纳,古老的仙山,虚心而默默地吸纳着儒家文化思想,气质也儒雅起来,变得深沉而睿智,风流而洒脱。

 

九华山着实开明,不以仙山自封,坦然接纳佛教,因而,其吐纳具有了国际性。尤其是这一轮吐纳,九华山从修道成仙的理想,一跃升华为悲济众生的情怀。当然,接纳佛教,需要一个调整适应的过程。

东晋隆安五年,天竺神僧杯渡来九华山创立茅庵,传经布道。正是这位常乘木杯渡水的罗汉,淡淡一笔,就将九华山佛教史点成一千六百多年;而正是这只神奇的木杯,为九华山渡来最初的法脉。

百年以后,伏虎禅师锡居拾宝岩,建伏虎庵道场。佛教在九华山二度“拓荒播种”。再过两百年,释檀号为胡彦老汉邀上九华,广度男女。虽然檀号被时豪所嫉,加上长吏偏听偏信,烧废道场,但这一时期,九华山接连播下佛法的种子。

唐开元末年,金地藏卓锡九华。传说,他一挥袈裟,就将九十九峰罩住,整座九华山成为地藏道场。与其说金地藏法力神奇,不如说是九华山自信和大气,敢于应感而化。随后,金地藏弘扬佛的精神,洞居涧饮,清心苦修,感动了众多善男信女。他圆寂之时,更是异象环生:山鸣谷陨,群鸟哀啼,地出火光。肉身越三年而栩栩如生,僧众尊为地藏菩萨。从此,金地藏精神光耀九华。

此后,无数高僧来九华传经布道或苦练清修。特别到了宋代,清宿和尚竟组成“九华诗社”,诗僧希坦还著有《九华诗集》。这是一个何等儒雅的僧团!他们直接融合佛儒两种文化,使两种思想交相辉映。

明朝的无瑕和尚,住山洞一百年整,每隔二十天,刺舌沥血和金粉,敬书《大方广佛华严经》。一百二十六岁那年,终于写成八十一本《血经》,这是何等惊人的毅力、何等的献身精神!他以整个身心礼佛,修成金刚之体也就必然。正是这位奇僧,不仅弘扬了金地藏的精神,还使九华山在明末清初一跃成为“江表诸山之冠”,列四大佛教名山之首。

清光绪年间,月霞和普照两位大师,自湖北下江而来,在翠峰开办中国第一所华严大学。当时,虚云和尚也在听课,可见,华严大学真正培养了佛门龙象,意义可谓深远。

……

九华山的佛教,没有唯我独尊,而不断地顺随世俗而变通,并接受道家和儒家思想文化的影响,借道家的“清虚无为”传教,借儒家的“教道”传地藏菩萨信仰。就连金地藏的护法神,也独为玉皇大帝殿前的王灵官,而别于其它所有教道场的护法神皆韦驮。当时的九华山,曾进行了怎样的大商量?以至有如此独特的大融合!

 

经过一轮轮吐纳,九华山神圣无比了。每一座雄峰,都闪烁着佛的智慧光芒;每一道峡谷,都铺积着佛的慈悲云海。浩瀚天宇下,整个九华山,宛若一尊金光闪闪的大佛,普照世界,辉映九天。

巍巍九华山哟,吐纳无限……


            

                                       




·【徽骆驼】《安徽音乐》5周年了
·【徽骆驼】打谱小记
·【徽骆驼】阁楼中的琴痴
·【徽骆驼】陶运成谈新作《琴学发轫》
·【徽骆驼】《读谱奏乐显示与纸上弹琴》讲座
·【徽骆驼】至尊问我琴——仲春之暖
·【徽骆驼】让古琴音乐向当代“敞开”
·【徽骆驼】谈谈古琴曲龙翔操和龙朔操
·【徽骆驼】疫情时期古琴志:陈长林
·【徽骆驼】之侨卖琴